全文检索

网评法院 我要评论
 
评 论 内 容
评论标题:无理上访得宠 轻微犯罪重判
评论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评论内容:我儿子刘润旺 实于:1990年8月15出生,08年6月18日 因友王志磊与其女友刘冰月准备次日外出打工 当晚与同村王得恩,王海龙等人出去吃饭以示离别之意,饭间刘冰月曾给人打电话继而外出,王志磊找到她后发现她正与领村霍宾利一起 醋意大发 便让王得恩和刘润旺一同到他家取刀,我儿尾随于后,自始至终未见过刀更没碰过刀。拿到递到都没经手 情急之下王志磊用刀捅伤了霍宾利的骼部及大腿 其他几个孩子只是进行拳打脚踢 我儿子开始并没有参与 出于所谓的哥们义气 怕人说他怂 在最后的时候朝霍宾利身上踢了一脚 王志磊在事后发现霍宾利倒地 及时拨打120求救 在送医抢救途中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法医鉴定为:其体表个创伤均为锐器所伤 即刀伤 死亡原因为:股动脉断裂 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因此:王志磊,忘海龙,王得恩,刘润旺被邯郸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到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中院一审认定我儿子刘润旺系从犯,认定家属积极进行民事赔偿 但在这种情况下 却重判其 有期徒刑13年 剥夺政治权利4年 被告全部上诉,二审发回重审,我家东拆西借,又交了5000元补偿金,邯郸中级法院在依旧认定刘润旺为从犯罪的前提下 仅减刑期一年 如此判决结果 大大出乎我们意料 对其他人也给了教重的判决  我们认为 根据卷宗材料及法庭调查表明 刘润旺到达现场时 王志磊 王得恩 王海龙已在同被害人打架 王志磊已把霍宾利刺伤 刘润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 出于哥们义气 象征性的踢了被害人一脚  而且经法医鉴定 这一脚并未将其致伤  受害人是因锐器死亡 中院既然认定刘润旺为从犯 为什么不按从犯的良刑标准进行判决 且我家东拼西借积极对被害人进行了赔偿 早已超出法院判决的民事赔偿数额,且刘润旺和霍宾利本不相识 无冤无仇 主观恶性极小 作案手段一般 犯罪情节轻微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重的刑期 刑法的公正又如何体现 经了解得知 之所以判决如此之重 是因为受害人的家属在没完没了的上访给政府和法院施加压力 要求对我们几个参与打架的孩子重判 这个消息犹如青天霹雳 击碎了我们对发回重申公正判决的希望 也击碎了我儿子刘润旺18岁的人生 从人情角度讲 我们也是孩子的父母 对被害人的以外死亡 也非常的痛心 深表同情 我孩子有天大的错 不该参与打架 我做父亲的更有错没把字的孩子教育好 给社会和他人照成伤害 而且我儿子在事后也非常悔恨,深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发誓自己将来出去一定好好做人 甚至愿意给受害人父母做干儿子 不敢求他们原谅 原为他们养老送终 我们家属也尽力对死者家属进行赔偿 且 我儿子在案发时实际年龄不满18岁 逝者已逝 一二十岁 令人痛心 但难道非要为此再搭上几个1几岁孩子的人生,除了泻私愤 又能挽回什么?罪不至此 如此重的判决无疑毁掉了他的一生 更有辱刑法公正 将轻微刑事犯长达十几年的关押 也更增加了国家的司法开支 从社会角度讲 如此判决必难服众 不利社会稳定  从法律角度 刑法规定“罪刑法定”“罪责刑相当”法院的审判工作不应该受任何案外因素的影响 法律是国家的法律 不是某些人泄私愤的工具 解决上访问题 更不该以加重刑罚为代价 否则 被重判的一方必定再上访 有悖社会和谐稳定 。综上所述 希望法院能按从犯的标准 考虑民事赔偿和年龄因素 对刘润旺进行公平量刑 同时也希望被害人家属能够节哀顺便  不再给政府制造麻烦 我们几家愿给你磕头谢罪 希望司法公正不受非法外力影响 给我儿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此致

                                         刘新文

                                      2010-11-15

评论人:刘新文  评论时间:2010-11-16 12:36:33
回 复 评 论


您是第 34364610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