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华北人民法院的足迹

作者:刘洁  发布时间:2011-06-28 10:27:33


201131     星期二

作为华北人民法院旧址恢复小组的“编外“人员,我被邀请正式投入到了华北法院旧址恢复的具体工作中。这次进京,我们就住在东郊民巷,最高法院旁边的招待所,即法官之家。法官之家的院子连接着最高法的侧门,门口有武警站岗,进门很严。早晨八点半,最高法院政治部副主任马虹同志接我们到最高法院。马主任带我们一行四人前往,在最高法的办公楼前,武警再次细细进行了盘问。最高法的大厅两边是荣誉展牌,再往前两侧是两面镜子,然后坐电梯上楼。在档案处经马虹副主任介绍杜处长接待了我们。闫玉梁副院长简单汇报了华北人民法院目前筹备工作的进展和碰到的难题,并说明了此行的目的,是想通过最高法院的档案,看能否发现华北法院当时的一些具体情况。最高法档案处的单英杰同志具体负责我们的档案查找工作,由于全部档案都扫描成电子文档,查找工作非常顺利。时间不长,负责档案管理的刘老师向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华北法院的花名册及机构设置。另外在最高法院还保存了华北法院时期的诉讼卷宗,大概三百余册。华北法院的花名册让我们欣喜异常,一是不知道华北法院原来有这么多人,二是不知道华北法院的分工原来这么细致。这本花名册,是华北人民法院进入北平后的名单,从这本花名册上,我看到华北法院的审判长仅一名即贾潜,他是仅次于院长陈瑾昆的二号人物。进京后的机构设置已经相当完善,大致分为审判委员会、秘书处和警勤人员三部分。在审判委员会下,设有审判一组到审判四组和书记科。在秘书处设有行政科、文书科和总务科。警勤人员里面又包括了警卫队、服务员组和炊事员组。全院共有187人,除了院长和审判长外,审判委员会有51人,秘书处有51人,警勤人员77人。华北法院中还有三个平山人,他们分别是审判四组研究院张拙民,四十九岁,大学毕业;服务员齐继组,十九岁,初小文化;庶务封吉斌,二十六岁,初小文化;不知道这些前辈中是否还有人健在。另外值得欣喜的是,名册中的梁金奎,当时华北法院的档案员,如今还在最高法上班。经过联系,梁老同意了明天上午和我们会面。

在档案处休息时,我和杨玉鹏、陈彦三个人依然非常兴奋,有幸能走进最高法院的大门,真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事情。我们找来档案处的印章,在笔记本上加盖了:“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档案处档案证明章”以留念。

中午在最高法的餐厅就餐。最高法的餐厅非常具有规模,大概是人多的缘故,设了两个大餐厅。自助餐也很丰盛,比饭店的酒菜一点都不差。杜处长告诉我们,这里伙食很好,没有人去饭店吃饭,都在食堂就餐。茶足饭饱,非常羡慕。

下午我们进行第二项工作,到最高法的图书馆查找有没有华北法院时期的老前辈们的著作或回忆录。图书馆长牛克同志接待了我们。通过对华北法院人员名单的搜索,只找到了陈瑾昆编著的《刑事诉讼通义》,这本书由法律出版社出版,前边有陈老的自序,后序由他人编写,从中能略知陈老生平。我们从牛馆长的口中得知北京市高院刚举办了展览,展馆中可能有曾在华北法院工作过的王斐然、贺战军两人的资料。于是,我们决定与北京高院联系,去北京高院展馆找找看。

 

201132    星期三

上午9点,按照事先的约定,梁金奎老先生如期来到我们的住所。当年梁老参加华北法院时年仅19岁,而今梁老先生已经80岁了,看起来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清晰。梁老是国民党法院的旧职员,华北法院成立后过渡过来,在华北法院从事档案工作,解放后在最高法工作,现在被最高法返聘。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张庆民、闫玉梁院长带领录像人员对梁老进行采访;另一路由我、杨玉鹏和陈彦到北京高院查找王斐然和贺战军的相关资料。王斐然是北平市人民法院第一任院长;贺战军是北京市中院第一任院长,两人均来自华北法院。

打车去北京高院。北京的出租车有两大特点,一是出租车难打,打出租车的地儿有限制,很多地方不允许出租车停;二是因为北京地儿太大,出租车司机对目的地不是太清楚。我们出门后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在东郊民巷和正义路的交叉口打车,出租司机不知道北京高院在哪儿,不愿意拉我们,只好下车。向北走出正义路,这一段出租车都不让停,一直到长安街仍然打不到车,好不容易在一个小路口打到一辆车,出租车司机仍然不知道北京高院的位置,说“老百姓打官司又打不到高院去,谁知道那地方啊!”亏得我有一位北京高院的朋友,在她的电话指挥下,我们左转右转终于来到了北京高院。

负责和我们联系的是北京高院档案处,张生运处长安排郑敏志同志到门口接我们进去。我们参观了北京高院的展室,里面展出了从清朝、民国时期一直到现在的法院发展的历史及相关图片、判决书、文字资料。我们所要查找的王斐然的资料,在展室展出的只有王斐然担任北平市法院院长的任命书等。郑敏志同志非常热情,工作认真又负责,知道我们要翻牌这些资料,就把陈列的展品取出来,并放到合适拍照的地方,让我们选不同的角度进行拍照。在北京高院政宣处,我们取得了王斐然和贺战军的照片电子版。在研究室我们又找到了两人的生平资料。

 

201133   星期四

上午,张庆民、闫玉梁院长先到最高院办公厅去开到中组部、中央档案馆、司法部、参事部的介绍信。接着我们参观了中国法院博物馆,“中国法院博物馆”这六个大字是肖扬院长在二00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所提。参观博物馆,我们主要想学习博物馆的布局和内容陈设,真正涉及华北法院的内容很少。博物馆大厅是共和国最高法院位历任院长的塑像,他们见证了中国法制史的进步和成长历程。第一部分是先驱之光,主要介绍了古代的法律文化与审判制度。第二部分是红色记忆,包括了中华苏维埃最高法院、陕甘宁边区人民法院、华北人民法院的成立及所开展的审判工作。其中收录了1948104日,华北人民法院院长就职亟启用印信的通知。有这样的一段描述:1948826日,以董必武为主席的华北人民政府在石家庄宣告成立。华北人民政府下设18个部委院局,华北人民法院为华北人民政府的组成部分,先后制定、颁布了200多项法令、条例等行政法规,19491027日,毛泽东签发“撤销华北人民政府令”,华北人民法院也随着华北人民政府的撤销而撤销。第三部分是开国之初,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1949111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原华北人民法院的基础上成立并正始启用院信。在中国法院博物馆内,和华北法院有关的资料,一是华北法院组织体系图,二是华北法院进京后的两张旧址照片,即最高人民法院的原旧址照片,三是原华北法院审判长贾潜的两张照片。贾潜在最高法院成立后,任特别军事法庭庭长,照片即为他审判美国间谍的场景。

下午我们又兵分两路,我和中院王吉庭处长一行到中央组织部,闫院长一行到司法部。北京的地儿很大,北京的政府机关更是隐秘,问过好多人,都不知道中组部在什么地方。最后历尽周折,终于找到中组部,却因介绍信不符合程序被拒之门外。很遗憾,下午没有收获。

北京一行,是人生中很有纪念意义的一段,不仅因为探寻华北法院的足迹,更是因为去了很多重要的部门,正如马虹副主任所说“你们将要去的是北京的许多重要机关,中组部、司法部、中央档案馆等等,这些地方并不是常人所能涉足的”。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4280941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