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人民法院旧址恢复记事

作者:闫玉梁、孙建敏、刘洁  发布时间:2011-06-27 11:02:52


 

    按照省委统一部署,华北人民法院旧址恢复工作从2010年8月正始启动,河北省高院、石家庄中院、平山县法院均成立了相应的领导班子,并明确从三个方面着手工作:一、旧址的确定和恢复;二、资料及文物的收集工作;三、陈列布展。

一、复杂的旧址确定和恢复

    2010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来到革命圣地西柏坡,强调要进一步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加快组织实施红色文化保护工程,特别对西柏坡时期中央部委旧址(包括华北人民政府)修缮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要求由中宣部牵头,组织中央和国家有关部委对口支援这项工作。省委副书记、省长陈全国明确提出,要加快“大西柏坡”建设,尽快恢复一批革命文物设施。华北人民法院作为省委、省政府认定的34处革命旧址之一,被确定为华北人民政府第一批旧址修复工程正式启动,要求在今年七月一日前正式对外开放。这项工作启动以来,得到最高法院及省、市法院的高度重视和强力支持。根据省委、省政府的要求,省高院成立了修复工作领导小组,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穆思山任组长,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刘剑民,石家庄市中院院长许广为任副组长,省法院政治部、计财处和石家庄市中院、平山县法院有关负责同志为领导小组成员。下设二个工作小组,一个是土地置换组,一个是文物搜集和陈列布展组。目前,华北人民法院旧址修复工作已接近尾声,入场布展工作正加紧施工,七月一日,华北人民法院旧址将以古朴庄重的的面貌,再现当年华北人民法院工作生活场景。

    华北人民法院是党中央、毛主席在西柏坡时期由华北人民政府于1948年9月22日设立的秘书厅、财政部、公安部、司法部、华北人民监察院等19个政府机构之一,1948年9月至1949年2月在平山县王子村开展工作,时任院长为陈瑾昆。新中国成立后,根据毛主席指示,中央人民政府的许多机构以华北人民政府有关机构为基础迅速建立起来,至1949年I0月31日,华北人民法院与中央人民政府交接完毕,圆满完成了其历史使命。

    华北人民法院旧址位于今河北省平山县城南郊约1公里的王子村。华北人民政府是中央人民政府的前身,华北人民法院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最高人民法院的雏形从此奠成。建国后最高人民法院原四任院长董必武、谢觉哉、杨秀峰、任建新等一批中央老领导同期均在王子村工作。

    华北人民政府旧址修复工程共涉及20个项目,分二期建设。作为华北人民政府的组成部分,法院、民政等7个部委旧址被列为第一批修复项目,省委要求在今年7月1日正式峻工对外开放。由于年代已久等原因,许多旧址已不存在,再加上在村内恢复需要整治村容村貌、规划道路、建停车场等,在原址修复难度很大且投资巨大,经省委宣传部批准,最终确定法院旧址在王子村南和其余六处部委旧址统一征地,统一规划,按旧址旧貌重建。华北法院旧址共批准规划建设布局相连的两处院落,实际占地面积为616.9平方米,建筑面积总计为313.36平方米。

    经走访华北法院房东、王子村年纪七八十岁的老人,华北人民法院当年共在王子村同一街道三个院落工作和生活过:东边紧挨南北胡同一处为法院工作人员办公、居住的地方(占地面积264平方米),布局为南正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大门朝东开,南正房南侧有一格栏(空闲地);紧挨此院落西边一院落布局为北房二间,东房五间。北房西一间为警卫室兼审判员宿办室,东一间为朝北大门过道,院内东房五间为法院审判庭(该布局为现在实际规划东院布局);另一处院落在此院落西边(中间隔谢觉哉、薄一波住址),建筑布局为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北房三间,占地面积为304.8平方米(该布局为现在实际规划西院布局)。这一处院落是华北人民政府在王子村成立后,后来由于政府扩大,一些部门迁往了附近村庄,法院便扩大了自己的办公场地,法院在进北京之前一直在此院和其它两个院落办公、居住。

    当年法院旧址建筑结构为:地基为大青石,墙体为砖坯结构,上架为木梁、木椽上铺盖苇桔、沙灰封顶。这次统一规划,县委将三处院落整合为两处,一处是按旧址西边院落的座南朝北四合院布局,另外一处是按照旧址中间院落的审判庭布局,设计面积开始仍按两个院落当时的面积设计。两个院重建设计仍按当时布局。西院重建布局为:南房西屋为院长陈瑾昆办公室及住处,东屋为审判长贾潜办公室及住处,中间屋为法院会议室;东厢房为党支部书记孙敬毅和女审判员宿办室、西厢房为审判员宿办室;北房中间屋为审判员大办公室,西屋为副审判长王斐然宿办室,东屋为法院档案室。东院重建布局为:北房西一间为审判员宿办室兼警卫室,东一间为向北大门过道;东房五间审判庭设计为为法院展室。按照上级要求修旧如故的原则,法院旧址建设严格按照统一设计图纸和要求,采用仿古建筑标准进行旧址修复。因此建筑费用相对一般建设费用要高得多。

二、艰难的资料及文物收集

    收集文物、征集资料是一项非常复杂而艰巨的工作,因为在此之前,关于华北人民法院的资料我们只有两份判决书,根本绘制不出华北人民法院的轮廓,凭这点资料搞陈列展览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华北人民法院已过去六十多年,且在王子村时间很短,在此之前我们曾试图作过这方面的工作,都是无功而返。这次为了征集资料,省里专门召开会议,明确规定,收集资料涉及到省直机关由省高院负责,涉及到市直机关由市中院负责,平山县范围内的工作由平山县法院负责。平山县法院任务最大,因为他是各种线索的发源地,平山的工作启动不了,省、市工作便不能开展,为此平山法院特别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班子,聘请一名离岗的副院长,又招聘一名大学生专司此项工作,还赋予工作班子三大权力:即为了查阅资料的需要,有用车权,抽人权,开支权。要求法院各个地区部门都要为旧址恢复工作开绿灯。经过缜密研究,资料征集工作从两条线索着手同时进行:第一是查阅文书案卷。确定的工作步骤和范围是:平山县法院档案室、平山县档案馆、平山县党史办,然后是市级和省级档案机关。仅平山县法院档案室的工作就难度很大。建国前的档案有几千本,有一部分简单排了个年号,有一部分还堆在一起,均没有电子档案。我们初步确定的方案是先查四八、四九、五零三年的材料,然后根据情况再扩大范围。我们的查案人员在充满尘土和霉味的环境下工作一个多月,不放过一枚印章,一个纸片,象大海捞针一样,硬是在1500本案卷中查到了华北法院的一本案卷,一份判决书,一份送达回证,还有四份盖有华北法院印章的便函。尽管收效甚微,还是让人们大喜过望,更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通过这份判决书,我们又找到了这一案件中仍然在世的当事人闫美禄,不能不说是个奇迹。紧接着我们又查阅了平山县档案馆和平山县党史办,在县党史办我们查到了一些原华北政府工作人员的回忆录,从中我们又获取了不少有价值的线索和信息,从此掀开了神秘的华北法院冰山一角。

    在平山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之后,省、市工作马上展开,平山法院的同志积极协助中院和省高院查档工作,在石家庄市档案馆和河北省档案馆,又查到了华北政府指示、训令、通知、规定等20多份。其中有华北政府成立的布告,毛泽东主席关于华北政府结束工作的命令,华北人民政府各部、会、院、行、厅、局名单,司法委员会改名为裁判委员会训令,废除国民党六法全书及一切反动法律训令等,这些指示、训令涵盖了法院工作的方方面面,认真研究这些文件后,  使我们感觉到华北法院象一个羞涩的少女渐渐走出了闺房,她的轮廓也慢慢清晰起来。在查阅各级档案部门的同时,省高院向全省法院发出了征集文物资料的通知,各地法院都非常支持北法院旧址恢复工作,不断有喜信传来。其中行唐法院提供了一本华北法院时期的文书案卷,有不少文件都是原件,完全可以作为镇馆之宝。另外我们还通过网络,在重庆购到两本《华北人民政府法令汇编》。

    第二是走访调查。我们先在王子村召开了一个八十岁以上老人坐谈会,通过他们的回忆,一是核实华北法院当年的确切地址和工作人员住址情况;二是寻找华北法院的知情人;三是确认一些相关的文物;四是搜集一些传说和故事。延着他们提供的线索,我们分别找到了华北法院的三个房东,华北政府的两个公务员和一名卫士,对这些人员我们一个一个的采访,甚至有的采访多次,然后再按照他们提供的情况进一步扩大搜寻范围,只要有一点线索我们就不放过,这样在平山的村村寨寨间穿行,今天有线索今天查,明天有了线索明天去,半年时间,跑了三四十个村庄,调查了六、七十人。通过大量的民间走访,基本上可以确认以下几个问题:首先是华北法院办公地点的确切位置是马晨光家两处院落;其次是华北法院当时的办公桌椅大部分是房东家的旧物,而且走时给老百姓留了下来;第三是对两个院落内部的陈设情况也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第四是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传闻和故事。在此基础上,我们对散落在民间的文物逐一进行了登记,并抢先收购回来一部分。因为当时其他单位也在收购文物,动手晚了,极有可能落入他人之手。历时半年,虽然在省、市、县范围内做了大量工作,档案也查了,人员也访了,但是距离陈展差距不是很大的。特别是一些关键性的资料我们一点都没有拿到,诸如华北法院当时有多少人,办过多少案子,以及华北法院几个主要人物的照片我们一个都没有。对华北法院的人物我们只知道院长是陈瑾昆,审判长是贾潜,副审判长是王斐然,还有审判员杨显之、李国璐、代理审判员郭岚,书记员贺战军七个人。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进一次北京,到最核心的部门,去接触最核心的材料。经过逐级请示,多方联系,进京的要求终于在今年三月份得于实现。因为进京一次不容易,我们作了充分的准备,并组织起一个强有力的班子,拟兵分几路,查最高法院档案室、博物馆、图书馆、老干部局和中央档案馆、中央组织部等单位。在最高法院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马虹同志的帮助下,我们顺利进入最高人民法院,并且第一天就在最高法院档案室查到了华北法院时期的300本案卷和一份华北法院进京后的花名册,这可以说是半年多来最大的收获了。紧接着,我们又在博物馆查到了院长陈瑾昆的照片,在北京市高院查到了副审判长王斐然,书记员贺战军的照片等。顺着线索又在司法部找到了审判长贾潜的孙媳妇,她答应为我们提供贾潜的照片,还告诉我们河南省滑县党史办有贾潜的一些材料。在北京期间,我们还通过谢觉哉的儿子谢飘联系上了陈瑾昆的一个女儿,通过她进一步印证了湖南省常德市有个陈瑾昆纪念馆的信息。

    在北京另外一个巨大的收获是,我们采访到了原华北法院的两名工作人员,一位叫梁金奎,系华北法院进京后的工作人员,他虽然没有在平山工作过,但他身体很好,记忆力惊人,对华北法院的人员非常熟悉,不仅能说出绝大部分人的名子,而且谁是解放区过来的,谁是国民党起义人员他如数家珍;另一位叫高峰,这是我们迄今见到的唯一一位曾在平山工作过的华北法院工作人员,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原因,她对王子村的记忆已十分模糊,但提到华北法院的人员,她还是印象颇深。通过这两位同志的回忆,加上其他材料的印证,我们初步确定了在平山工作过的华北法院人员名单。尽管中组部和中央档案馆的大门我们没有推开,北京之行还是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在北京之行的基础上,我们又赴河南滑县、湖南常德、江西瑞金、井冈山、河北的阜平、涉县、晋州、行唐搞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材料。通过以上材料的组合,华北法院当年的风貌立体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三、紧张的陈列布展

    布展工作主要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华北人民法院旧址的陈列布置。我们通过采访房东、当时的工作人员,周围的群众,了解华北人民法院的工作情况,本着还原历史的总体思路,对陈瑾昆、贾潜、王斐然办公室,警卫室、孙敬毅等女同志办公室、会议室内的布置设计,从简朴入手,将华北人民法院当时办公的部分家具和用品进行陈列。

    另一部分是展室布展。布展大纲是展室布展的重要依据,要通过展厅布展集中再现华北人民法院的历史。写布展大纲要做好两项基本工作,一个是对手头掌握的全部资料进行汇总,并分类整理,掌握资料的全部内容,这是布展的前提。另一个就是掌握华北人民法院的历史背景。

    通过搜集资料我们发现,对华北人民政府的研究已经有了比较系统的文献记载,而对华北人民法院的历史,所有资料中都是零零碎碎,没有完整的史料记载,这给我们的布展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河北省党史研究室的宋学民处长在看了布展大纲的初稿后,提出了修改意见,如华北人民法院的职能、机构设置、华北人民法院办理过多少件案子,办理哪类案子,华北法院重要的制度建设等等。而在当时,这些东西在我们搜集到的资料中都没有。资料不完整,所再现的历史就会有欠缺。在大纲的编写过程中,我们的资料搜集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止。因此,大纲是在不断搜集到新资料,不断进行修改的过程中进行完善的。通过对一些文献的学习,我们掌握到当时的调解制度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对今天调解制度的影响重大。在编写司法制度这一单元时,我们把调解制度先列了进去,虽然没有内容,但总觉得这一项不可或缺。在文献中得知反映当时调解制度的重要文件是《华北人民政府关于调解民间纠纷的决定》,直到5月初我们从行唐县人民法院拿到华北人民法院时期的文件汇编卷宗时,才惊喜地找到了这个文件。

    华北人民法院的工作职能是什么?这也是大纲编写过程中的一直存疑的问题。不知道华北人民法院管什么,负责哪些审判工作,对这段历史的总结是有遗憾的。还是在5月中旬,通过河北省高院联系重庆高院,买到了《华北人民政府法令汇编》,在这本书中,《华北人民政府各部门组织规程》第十七条明确规定了华北人民法院的工作职能。这一条对华北人民法院管辖事项规定了十八项,主要包括不服各行署区人民法院及其分院的一审上诉案件、二审上诉案件;不服行署区人民法院的裁定而抗告案件、死刑判决未经上诉的复核案件等,华北人民法院也审理特别重大的案件,并对下级审判监察工作进行监督,对调解和解工作进行指导等等。如此一来,华北人民法院的整体工作显得具体明确起来。

    华北人民法院审理多少起案件?在编写布展大纲时,这个问题一直很模糊,根本没有数据可循。5月26日,我们接到中央档案馆的电话,回复说查到了华北法院时期的部分史料,并征询意见问我们是否去复制。第二天,我们即启程前往北京中央档案馆复制资料。中央档案馆提供的资料非常有价值,尤其是华北人民法院三个月工作总结和九个月工作总结,完整记录了当时的审判工作情况。一个月能收案多少,结案多少,办理的都是哪类案件,这些资料记载的非常详尽。《1949年1月份华北人民法院案件统计表》就非常直观的以表格形式反映了当时案件办理情况。另外,我们还通过数据对比,弄清楚了华北人民法院在平山工作期间受理各类案件153件,这些数据的掌握,使我们在编写审判工作这一单元时,内容更充分,并更有说服力。

    布展大纲的编写是一个反复修改的过程。虽然大纲最后标明为第八稿,但所修改次数之多,已远远大于八次。

    在布展大纲编写的同时,我们及时找到布展设计公司,早介入,早设计。早期,布展公司设计的布展版式图,随着我们内容的增加和大纲的变动,也在一次又一次的修改、补充和完善。布展公司设计的布展形式、文字内容、增删方案,全部由省高院领导的华北人民法院筹备小组集体商定,逐字推敲。布展工作凝聚了全体筹备小组成员、布展公司设计人员的心血。

    在时间安排上省宣传部要求6月10日布展完成,布展公司撤离现场。虽然我们一直在一遍又一遍的校对、核实图片和文字说明,一遍又一遍的修改大纲和布展设计,华北人民法院的初貌基本描画完成,但还有欠缺和不足之处,更深层次的挖掘有待于日后随着史料的进一步搜集,逐步完善。

 

编辑:吴艳霞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4280948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