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大英雄能本色

王惠:读《裴艳玲传》

作者:裕华法院 王惠  发布时间:2014-05-26 15:09:49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燕赵都市报》的连载小说中,看到雪小禅的《裴艳玲传》,没想到偶然的一眼之缘,就被她的身世所吸引。

极喜欢看人物传记,因为,但凡有传记的人,人生都精彩,都曲折,都传奇。一个为戏而生的人有着怎样的精彩人生呢?

一读之下竟不能释怀,只觉一股英雄气自燕赵大地崛地而起,在北京,在法国,在香港,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激荡。那是裴艳玲灵魂里、骨子里的英雄气概,是林冲、是钟馗、是武松附在裴艳玲身体上的重生。夜不能寐的感觉,看着,心下竟生出悔恨。恨自己无知,只知道裴艳玲这个响当当的名字,只知道她唱的河北梆子红极一时。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不知道她为什么沉寂十年没有出现,不知道她为什么沉寂之后又重回河北。没看过裴艳玲唱的一出戏,对裴艳玲的了解都是片言只语。

《裴艳玲传》让我悔恨又解恨。这个生于河北肃宁一个叫傅家佐的小村庄的女孩儿,就是为戏而生的。她生在戏班,长在戏班,五岁登台,九岁挑梁,十三岁唱红,但那不是河北梆子,是中国的国粹京剧。伴着她的成长,裴艳玲演过沉香,演过哪吒,演过美猴王,被毛主席亲切的称为“小猴子”,随着她在戏中长大成熟,伴着她的出名、唱红,裴艳玲过早的承受了盛名之下的负累和磨难。裴艳玲骨子里就是英雄,她孤独、高傲、纯粹,像林冲一样悲情而孤独的夜奔,像钟馗一样刚烈而柔情,这股骨子里就扎了根的英雄气在戏里在戏外都在裴艳玲的身上附了体,林冲就是裴艳玲,裴艳玲就是武松,是钟馗,是林冲。她的人生因为戏和英雄合二为一,戏迷为她疯狂,美人谁不爱英雄,就像当年戏迷为梅兰芳痴迷,英雄谁不爱美人。这种爱恋超越了年龄、超越了性别、超越了国界,裴艳玲的戏迷在河北的许多县里,在上海、北京的文人墨客里,在法国、香港的上流社会里,在爱戏懂戏的不同阶层的人群里,这阵势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命运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只不过英雄的命运更起伏、更壮烈。唱了二十年戏的裴艳玲也没有逃脱“文革”时期的命运,因为成名早,文革十年正是她的青年时期,没戏可唱,她结婚生子,一个台上的英雄,过起了家常的日子。我不知道她当时的感受,也许是英雄的能伸能屈吧,但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天都没放下对戏的痴情。命运让她放下京剧改唱河北梆子,河北梆子因为裴艳玲而名扬四海,这是河北梆子之幸,也是对英雄的又一次苦其心志的历练。什么样的苦都能受,什么样的难都能过,始终高调,始终本色,始终坦荡,始终被击打而傲然屹立,就像她最喜欢的梅花,在《钟馗》里有一首诗是她最喜欢的:一树梅花一树诗,顶风冒雪傲奇枝,留取暗香闻广陌,不以颜色媚于斯。

命运似乎是专门挑战她的刚直不阿的,视戏如天,视戏如命的她却总是被戏外的羁绊所困,在人生山重水复的时候她决定远走法国。没想到戏的魅力却没有国界,在法国,这个中国的悲情英雄遇到了知音,裴艳玲的戏和欧洲的歌剧重合了,裴艳玲在法国办学校,名利双收,是上天对她的厚爱吧,抑或是悲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异国他乡她得到了艺术的滋养,在法国的博物馆里她意外地看到一张旧时中国伶人的照片,知音是隔世相通的,她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经朋友翻译,这就是清末著名的伶人田际云,艺名“响九霄”。一张照片让她难以放下对一个时代的铭记,裴艳玲出道早,她经历过戏剧的辉煌时代,她不能忘怀京剧给她的生命印记。晚年,裴艳玲又回归京剧,在六十一岁时,把京剧《响九霄》搬上了舞台,了却了对这位相隔近一个世纪的前辈的崇敬之情,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戏曲人生的一个交代。

途经一路风霜,裴先生还是回到了故里,始终还是英雄本色,却拥有了超越年龄、超越性别、超越人生所有块垒的淡定从容。一处落叶满地的院落,几只贴心又淘气的中国柴狗,一池静静游动的金鱼,让人看到了一个大英雄的小情调,独钟听戏与喝茶,让人看到了一个茶禅一味的大境界。

编辑:张亚宁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4091648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