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母亲的悲哀

作者:王瑞华   发布时间:2013-12-31 15:21:24


    “失独”人群作为一种特殊群体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本文中的赵阿姨其实并非真正的失独母亲,她其实是身患癌症与独生女儿因赡养问题产生纠纷的母亲,她只是觉得从心理上、感情上失去了女儿。她是怎样失去独生女儿,又有着怎样的悲哀与苦衷呢?

    路南法院受理了这个特殊的赡养纠纷案件。称其特殊,是因为原告赵阿姨并没有要求女儿支付赡养费,而是要求女儿将其接到北京共同生活,照顾她的晚年生活和治疗事宜。2013年12月2日路南法院对本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原告赵阿姨诉称,原告和丈夫于上世纪70年代结婚,婚后生育了女儿。2006年,女儿女婿结婚并在北京居住生活。女儿生育孩子后,由原告去北京照顾孩子长达五年半之久,直至被查出患有肺癌。2009年原告丈夫去世,原告将希望全寄托在女儿身上,希望她能照顾原告晚年生活。为此,原告将老家平改所得两套楼房全部赠与被告。但事与愿违,被告以医疗费太贵为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并让原告一人回唐山老家居住。为此,原告曾多次去找女儿理论,女儿却以原告患精神病为由,要求相关部门强制收治,将原告送到精神病医院。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女儿将其接到北京共同生活,照顾原告晚年生活和治疗事宜。  

    赵阿姨女儿辩称,一、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被告将原告接至北京,并非为了照顾孩子,而是当时父亲刚刚去世,方便照顾原告。原告并非将老家房产的唯一所有权人,其只是将其所有的三分之一份额赠与被告。被告已对原告充分履行了赡养义务。在北京生活期间,被告承担原告的日常支出并每月给付原告零用钱300元到500元。在原告治疗疾病期间,被告及爱人为原告办理各种检查、住院、出院手续,并雇佣护工专门对被告进行护理。同时支付药费、检查费及其他保养品费用约1.14万元。原告回唐山老家后,被告每月支付2000元生活费。二、原告精神状况异常。2012年原告在北京住院期间,医生曾建议原告看精神专科。2013年在警察的帮助下,被告带原告到北京安定医院检查,经精神科主任医师检查,确定原告患有精神方面疾病。三、从原、被告感情方面出发,原、被告不宜共同居住。原告同被告在北京居住期间,原告动辄报警、阻拦被告上班、找被告熟人、朋友哭诉,给被告家庭及孩子带来极大困扰。同时原告有暴力倾向,曾持刀威胁被告,扬言“反正我得病了也好不了,大家一起死”,甚至当着警察的面殴打被告。与原告同住,不能保障被告及家人的生命安全。四、现实居住条件不适宜与原告同住。被告现在北京租住一室一厅的房子,不适宜与原告同住。

   法院认为,子女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是法律所规定的义务,原告在患病之后被告履行了赡养义务,在原告回到唐山之后也支付了赡养费。但由于原告现在病情较前恶化,需要有人照料。原告单独在唐山一人生活,被告给付赡养费的赡养方式不再适合。原告要求与被告共同生活,由被告直接照顾其生活及治疗事宜均属赡养的范畴,故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情相符、与法不悖,应当支持。被告提出原告吵闹、报警、影响家庭生活及租房面积小,不适宜共同居住的抗辩意见,被告应当克服自身困难、尽心照顾病母,原告

亦应体恤女儿,母女加强沟通,上述问题不应成为共同生活的障碍。被告提出原告患有精神疾病及暴力倾向,但未提交有效证据加以证实,故没有采信抗辩被告的抗辩意见。   2013年12月2日路南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女儿履行对母亲日常生活直接照顾赡养义务。

    深度解析:养儿防老是我国人民的一种传统思维,从法律层面讲,养儿防老是一种典型的私力救济,它主要靠道德伦理维系,却又受制于子女的健康、收入等因素,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国法律目前对当父母患病时儿女应尽到什么程度的赡养义务并没有明确规定,是砸锅卖铁、债台高筑全新救治,还是保障自己基本生活的量力而行,如何选择全在儿女的孝心,全在道德的约束。当父母辛劳一生,能否获得体面的晚年生活,却又不得寄望于子女是否孝顺,这不仅是父母的悲哀,更是文明社会的悲哀。为此,建立行之有效的公力救济制度势在必行,任重道远。

编辑:逯永霞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4293872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