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毅:仅凭发票不能作为已付款凭证

作者: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 赵毅  发布时间:2013-11-12 16:38:20


   要点提示:在建筑行业存在着大量先开发票后付款的情形,不能仅凭发票即认为已付款,还需要有其他有效证据佐证。

    案情简介:

  原告石家庄宏基环保建筑材料厂(以下简称宏基材料厂)与被告新乐市建筑工程总公司建盛分公司(以下简称建盛分公司)于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分项分包合同。建盛分公司将其承建的某楼盘轻质隔墙安装工程分包给宏基材料厂,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工程单价为每平方米54元,工程总价款据实结算。随后,宏基材料厂按照建盛分公司的要求开具了三张交款人为“新乐市建筑总公司”的发票,建盛分公司并未按照发票显示的时间、金额付款。工程施工完毕后,建盛分公司与宏基材料厂就工程量进行了结算,建盛分公司向宏基材料厂出具了工程结算单,工程价款为80 168.4元。此后,宏基材料厂仅收到部分工程款。而被告建盛分公司以双方已进行了结算,原告已经开具了收款发票为由,拒付剩余工程款,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

  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宏基材料厂与被告建盛分公司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分项分包合同》,合法有效。原告作为承包方,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工程,并已交付被告,完工后双方对工程进行了结算,被告作为发包方,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和工程结算单确定的工程量,给付原告工程款。被告以原告交付三张发票,证明其已以现金形式向原告支付工程款80 369.28元,并不欠原告工程款的抗辩意见,因被告无其他证据佐证,不能成立。原告提供了具有证明力的证据,证明原告为被告开具的三张发票只是先开发票,被告并未向原告支付工程款。施工结束后,根据合同“据实结算”的约定及建筑行业惯例,被告应依据工程结算单确定的工程量付款。被告在工程结算后明知确定的工程量却仍向原告多付工程款,不符合建筑行业惯例,也有悖常理,不能认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及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建盛分公司给付宏基材料厂剩余工程款并承担违约金。

  建盛分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是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款纠纷案件,纠纷的关键在于承包方向发包方开具了发票,该发票是否能够作为已付款凭证。

  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两种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这是举证责任转移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说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一方当事人认为已经履行了给付货款的义务,并提供发票,对方不予承认的应由不承认的一方承担举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三十三条规定,填开发票的单位和个人必须在发生经营业务确认营业收入时开具发票,未发生经营业务一律不准开具发票。因此,发票作为一种凭证记载的主要是商(产)品销售、提供或接受服务等经营性活动状况,具有结算功能。如果一方当事人出示发票证明已付款,而另一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推翻,那么应当认为开具了发票即已付款。

  另一种意见认为:发票不能等同于付款凭证,因为发票不是票据法中规定的票据,发票本身并不具有支付功能,反映的仅仅是“记帐”而非收款证明,仅仅是销货方的纳税义务和购货方进货税额的合法证明,是税务机关计收税金的凭据,并不具有已付清货款的证明效力。

  法院采信了第二种意见,理由是:①发票不具有履行债务的证明效力。依据《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规定》,发票分为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普通发票两类。两类发票均是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计收税金的依据。其不同点是:增值税专用发票一式四联。第一联为存根联,由销货方留存;购货方同时取得第二联、第三联,第二联为发票联,由购货方作付款的记帐凭证,第三联为税款抵扣联,购货方作扣税凭证,交所在地税务机关记帐入档;第四联为记帐联,销货方作销售的记帐凭证。普通发票只是有第三联。即无论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是普通发票,购货方都有作付款的记帐凭证联,但它所反映的仅仅是“记帐”而非收款证明,仅仅是销货方的纳税义务和购货方进货税额的合法证明,是税务机关计收税金的凭据,并不具有已付清货款的证明效力。

  ②收款证明是履行债务的必备证据,《会计法》第十条第三项规定“债权债务的发生和结算,应当办理会计手续,进行会计核算”。《会计基础工作规范》第四十八条第三项规定:“购买实物的原始凭证,必须有验收证明;支付款项的原始凭证,必须有收款单位和收款人的收款证明”。且特别强调:“不能仅依支付款项的有关凭证,如银行凭证等代替,其目的是为了防止舞弊行为的发生”。“收款证明不能用其他证明代替。”发票和收款证明相结合才能成为已偿还货款的证据。因此,只有“收款证明”才是债务人偿还债务的证据。

  ③《发票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发票是指在购销产品、提供服务或者接受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中,开具、收取的收付款凭证”。但该《办法》是规章,而《会计法》是法律,《会计基础工作规范》是依据《会计法》的授权而制定,它们的效力应大于《发票管理办法》。所以发票仅是买卖双方记帐凭据,是否实际交付货款,最终还是应以“收款证明”为据。

  ④在建设工程领域中,存在着大量的先开发票、后付工程款的情况,这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种交易习惯,且本案原告自认被告曾经在开具发票后,以现金方式付过款,说明双方当事人也存在这样一种交易习惯。如果按照被告所讲的有原告提供的发票就证明已付清工程款,就存在即使被告没付款也认定被告已付款,显然不符合当时的客观情况,也不符合双方的交易习惯,对原告来讲也极不公平的。

  综上所述,仅有发票而没有其他收付款证明相佐证,不能作为付款的凭据。

              

编辑:逯永霞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4293621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