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杰:从一案例看合同相对性原则及民事责任的承担

作者:黄骅市人民法院羊二庄法庭 刘秀杰   发布时间:2013-09-09 16:05:58


    裁判要点

    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基本案情 

    2007年初,天津二十冶公司在承包建设位于黄骅港开发区的沧州纵横钢铁工程后,成立了二十冶沧州项目部。同年7月16日,董鸿义、张红民、谢东堂持有加盖“江苏三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苏常高”个人印章的授权委托书,以及三兴公司相关施工资质文件与二十冶公司洽谈工程事宜。8月23日,二十冶公司以二十冶沧州项目部名义对确定的各工程分包单位进行命名,将三兴公司命名为“二十冶沧州纵横钢铁工程第二土建专业项目经理部”,并限定该名称只在工程施工和软件资料上使用,不得用于供货和周转材料租赁。10月13日,二十冶公司与三兴公司签订工程分包合同,将沧州纵横钢铁150吨转炉炼钢连铸主控楼等建筑工程分包给三兴公司施工,合同约定:一、工程名称:沧州纵横钢铁150吨转炉炼钢连铸主控楼等建筑工程。二、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预算结算。三、工程结算:本工程结算价约1200万元。四、付款方法:按实际确认的形象进度,核定当月该单位完成的工作量,拨付工程款80%,具体根据中钢设备公司资金拨付情况确定,工程竣工后,付到90%,10%保证金在保修期满后无息返还。五、材料供应:发包人负责供应钢材、水泥,其余材料由分包方自行采购。 

    该工程实际由江苏三兴公司委托的任厚明、谢东堂负责施工。2010年2月5日,二十冶公司与三兴公司的代表董鸿义、谢东堂订立结算及抹账协议,双方约定最终工程结算价款为43929350.97元(含税及二十冶公司的补贴195万元),三兴公司承诺在二十冶公司付款结束后,在该项目中一切外欠款与二十冶公司无关。二十冶公司于协议订立当日支付给三兴公司补贴款195万元。 

    因工程施工需要,谢东堂、任厚明等分别于2007年9月10日、11月7日、12月15日、2008年1月28日,以“二十冶沧州纵横钢铁工程第二土建专业项目经理部”的名义,与华建公司订立《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由华建公司按照《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的约定,向三兴公司施工的沧州纵横实业有限公司一期工程厂区内的主控楼工程、公辅区给水站贮水池工程、公辅区及炼钢区变电所工程、电缆沟及软化站工程供应混凝土。自2007年9月13日至2008年6月11日,华建公司共计向以上四项工程供应商砼26379.50立方,总价款为8225177.50元(包括沙浆款及运费、泵送费等各项费用)。上述款项,谢东堂、任厚明施工队尚欠503,725元至今未付。 

    另查明,2007年7月20日,三兴公司将法定代表人由苏常高变更为李斌,其建筑资质为房屋建筑工程总承包一级,钢结构工程二级,市政公用工程、地基与基础工程、金属门窗工程、建筑装修装饰工程、园林古建筑工程分别为三级。 

    裁判结果 

    河北省黄骅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6日作出(2012)黄民初字第3706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江苏三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给付原告沧州渤海新区华建混凝土工程有限公司商砼款503,725元,并自2008年7月25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二、被告天津二十冶建设有限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清偿责任。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虽然三兴公司不认可与二十冶公司之间存在工程分包关系,并辩称公司相关印章均为董鸿义、任厚明等人私刻,但是从其提供的文件检验鉴定书中“董鸿义、任厚明等人私刻江苏三兴公司行章及财务章与其他公司签订合同,逃避江苏三兴公司管理费20余万元”的案情说明来看,三兴公司与董鸿义、任厚明等人存在内部管理关系,其以公章被人私刻、公司管理费用被逃避为由要求公安机关调查的行为,应认定为三兴公司追究职员责任的内部行为,对外不具有对抗力。因为董鸿义、张红民、谢东堂、任厚明等人受三兴公司管理,其持有该公司建筑资质文件,并以提供授权委托书的形式对外实施的与订立合同、工程施工有关的民事法律行为系职务行为,由此产生的民事法律责任应由三兴公司承担。华建公司与谢东堂、任厚明等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订立了商砼买卖合同,该合同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也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合同订立后,华建公司按照约定提供了26379.50立方商砼,三兴公司亦应支付相应对价,然而三兴公司至今仍欠华建公司商砼款503,725元,其行为违约,三兴公司对此应承担清偿及违约责任。 

    作为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的相对方,二十冶公司在完成了对三兴公司建筑资质等文件的审查注意义务后,对董鸿义、张红民等人为三兴公司工作人员的身份通常应当给予充分信任。基于此,为方便施工管理,二十冶公司将三兴公司对外名称命名为“二十冶沧州纵横钢铁工程第二土建专业项目经理部”。华建公司对于该名称不得用于分包方对外购货和周转材料租赁的用途限制已明知,二十冶公司在与三兴公司订立分包合同过程中善意且无过错,该合同也已经实际履行完毕。因此,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应当认定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三兴公司为商砼实际买受人,二十冶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案例注解 

    该案例涉及对于企业法人对其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进行的经营活动以及代理行为责任承担的认定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只要合同的相对人认为企业法人的工作人员从事的民事活动系法人的正常经营活动,由此产生的民事法律责任应当由企业法人承担。 

    本案中,虽然三兴公司不认可与二十冶公司之间存在工程分包关系,但是从其提供的证据来看,三兴公司与董鸿义、任厚明等人存在内部管理关系,董鸿义、张红民、谢东堂、任厚明等人持有该公司建筑资质文件,并以提供授权委托书的形式对外实施的与订立合同、工程施工有关的民事法律行为系职务行为,由此产生的民事法律责任应由三兴公司承担。作为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的相对方,二十冶公司在完成了对三兴公司建筑资质等文件的审查注意义务后,对董鸿义、张红民等人为三兴公司工作人员的身份通常应当给予充分信任。为方便施工管理,二十冶公司将三兴公司对外名称命名为“二十冶沧州纵横钢铁工程第二土建专业项目经理部”。华建公司对于该名称不得用于分包方对外购货和周转材料租赁的用途限制已明知,二十冶公司在与三兴公司订立分包合同过程中善意且无过错,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应当认定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三兴公司为商砼实际买受人,二十冶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民事责任。该案例根据企业法人制度、民事代理制度以及合同相对性原则,充分地保障了当事人的权益,对于如何理解和适用合同相对性原则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一、民事代理行为的责任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第六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企业法人对其工作人员的正常经营活动应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由于董鸿义、张红民、谢东堂、任厚明等人持有该公司建筑资质文件及授权委托书,这使得相对人二十冶公司、华建公司与其分别订立建设工程分包合同、商砼买卖合同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董鸿义等人系三兴公司的工作人员,相对人二十冶公司、华建公司在订立上述合同时善意且无过错,故由此产生的相应民事责任应由三兴公司承担。 

    二、合同相对性原则的理解 

    合同相对性原则是指合同只在合同当事人之间发生效力,任何合同以外的第三人都不得请求合同上的权利,也无履行合同义务的义务。 

   (一)合同相对性原则的基本理念

    1、相对性原则是意思自治、契约自由之私法精神的必然产物 

    意思自治即私法主体可以根据其意志自由决定为或不为、为此或为彼的权利和行为自由。契约自由是意思自治精神在合同法领域的集中体现,它包括缔约的自由、选择相对人的自由、决定合同内容的自由、变更解除合同的自由、选择合同方式的自由、选择补救方式的自由、选择裁判的自由等。合同的产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自由选择的结果,充分体现了各方当事人的自由意志。根据意志论的基本观点,任何主体都应对其基于自由意志的自决行为承担责任。即合同当事人双方应就合同产生的各种权利、义务相互承担责任,诚实信用地履行合同,一方可基于合同向相对人主张权利、履行义务,任何一方都不得擅自撕毁契约,否则应向遵守契约的一方承担责任,即合同责任相对性原则。从此意义上来说,合同即当事人之间的“法律”。

    2.合同相对性原则是第三人自由的保障 

    合同相对性原则意味着任何合同上的权利与义务只在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效力,合同当事人不得任意为第三人创设权利或义务,不得通过订立合同任意干涉第三人的活动。因此第三方便可以放心大胆地依其意志从事民事活动而不必担心会被预想不到的、与其毫不相干的合同所拘束。 

    (二)我国现行合同法中的合同相对性原则 

    由于我国经济体制已经完成了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已经深入人心,私法自治和契约自由之私法精神全面发展起来,合同相对性原则理论已几近完善。《合同法》第八条第1款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此条确立了合同相对性原则的合同法基本原则地位。同时,《合同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一条也确立了合同责任相对性原则。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债务人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的,债务人未向第三人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第六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合同相对性原则已经扎根于我国现行合同法并且逐步得到了发展和完善。 

    三、以伪造、变造的企业法人印章而进行民事行为的民事责任承担 

    (一)企业法人印章的法律意义。企业法人印章代表着企业法人的意思表示,是企业法人全部或某个方面意志的体现,是企业法人权利的象征;从民事法律关系角度看,企业法人作为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从事民事法律行为,印章是其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重要凭证。在司法实践中,审查是否盖有法人印章成为判断民事活动是否成立和生效的重要标准。企业法人不同的印章,具有不同的法律效力,在使用时应加以区别,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也并不是说企业法人的各种印章仅用于规定的范围,如果能够证实民事行为系企业法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即使使用了不符合规定的印章,如订立合同加盖财务专用章或者项目部印章,人民法院也可以认定企业法人的该民事行为为民事法律行为。  

    (二)伪造、变造企业法人印章进行民事活动的责任承担。在现实生活中,伪造、变造企业法人印章的现象屡见不鲜,为祸犹烈,它不仅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破坏了诚信环境,而且侵犯了法律尊严,已经成为一大社会公害,并由此引发诸多刑事犯罪和民事纠纷。伪造、变造企业法人印章进行民事活动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该民事行为无效,在相对方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如果被伪造、变造印章的单位对伪造、变造行为并不知情,被伪造、变造印章的单位就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如果被伪造、变造印章的单位对伪造、变造其印章并用于民事活动明知,因出于自身声誉、效益或其他方面的考虑,对此不采取任何司法济措施予以制止,而是持放任态度,此时应认定被伪造、变造印章的单位在主观上存在明显过错。由此给善意第三人造成的损失,首先应由伪造、变造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伪造、变造印章的单位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编辑:逯永霞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4293687 位访客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路西路65号   电话:0311-87937000   邮编:050051   投稿邮箱:hbcourt2010@126.com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